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水似瀑布
淫水似瀑布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淫水似瀑布 小军长得是普普通通的,身高一米七五,中等身材,戴着副大眼镜,学习一般。一个即将年满十六岁的中学生,家庭条件一般,虽不是大富之家,却也说得过去。父亲梁卫东四十二岁,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五大三粗,是个大型国企的小干部,收入不错,重要的是,由于在实业部门,所以,经常有「额外收入」。母亲沈玲,四十岁,在政府机关坐科室,公务员,吃皇粮,收入不高,但福利待遇很好。小军虽然长相普通,但却十分白皙,这一点显然是像了母亲,即便是年过四十,沈玲的皮肤还是非常好,白皙透彻,皱纹都很少。
  在单位,许多年轻小姑娘都羡慕她,没事就缠着她问皮肤护理经验。
  一个典型的,非大富大贵,但和睦幸福的小康之家。
  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儿子,梁卫东和沈玲夫妇还是十分满意的,唯独一点,就是他那内向的性格,大夏天的,小军能一个人缩在屋子里看书而不出去找朋友玩。但在家里就不会惹事,这也是夫妇二人聊以自慰的吧!
  眼看就要到小军生日了,他的生日正好在盛夏时节,生他时候自己没少受罪,所以,沈玲每年都不会忘记给儿子过生日。不过,今年情况有些变化,就在一周前,梁卫东接到公司委派,到外地分公司去工作,离家远了,但一下子从一个下层小干部,成为了中层领导,并且得到了上级,做好了还有回总公司任更重要职务的可能的暗示,也就只好接受任命。对于不能给儿子过生日的歉意,沈玲打算要送儿子一份最好的礼物补偿,为了这个礼物,她绞尽了脑汁。
  母亲为自己礼物着急的情形小军其实很清楚,朝夕相处,他怎么会不知自己母亲在想什么?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实际上,他也在积极的给自己筹划自己的礼物,或者说,自己的成年礼!今天是周六,小军一如既往的,坐在房间里上网看小说,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今天并没有如往常那样把房间门关上,而是留了很宽的一道缝隙。「叮咚!」门铃响起,「快递!小军!」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的,小军跑去打开门,接过邮递员手里的箱子,查看外观正常后,签收。
  「军军,你从网上买什么东西了?」沈玲在打扫房间,其实也是随意的一问,根本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而小军也就是顺口说了句,「电脑配件!」便回自己房间,这次关好门了!但进了房间的小军却非常兴奋,简直兴奋的要不知所措!轻轻的把门反锁,然后打开箱子,查看了自己买的东西,一身黑色的连体衣,还有面罩,穿好后,只有眼睛和嘴巴能露出来,鼻子也只是漏了个孔方便呼吸。
  衣服很合身,他又打开抽屉,拿出早就买好,一直没机会用的东西,盘算着即将到来的时刻,竟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天色渐晚,吃完晚饭,收拾好后,沈玲换上一身运动装,紧身七分裤,紧身T恤,对小军说了句:「我一会儿就回来!」便出了门去锻炼身体。在办公室坐久了,人很容易得一些所谓的职业病,沈玲前几年开始,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后,会去跑步锻炼身体。从家出发,穿过小树林,到公园里转一圈后,再原路返回。
  别说,已经是人到中年的沈玲,身材依旧没有发福,除了腰肢有些粗,有些小肚腩外,并没有许多同龄人那要么臃肿的要命,要么干瘦得可怕的情况。反而圆滚滚的乳房,和越发肥硕得已经下垂的屁股,更增加了成熟的魅力,更加性感。这大约就是经常锻炼所带来的好处吧!
  不过,沈玲出门时没有看到,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儿子小军的眼神变得那么可怕阴冷!
  小军家住的其实是父亲梁卫东单位分的宿舍楼,当初买房时候,为了降低成本,多解决一些员工的房子问题,公司选中了这栋位于城乡结合部的住宅楼。虽然偏僻些,但更便宜,而且环境也更清净。从家里跑出来,沈玲习惯性的直奔小树林,说实话,树林里黑压压的,虽然不大,但一眼看不穿,她心里也有些瘆的慌。但住了这么多年,而且,自己天天跑步经过这里也都没有问题,她也就逐渐放心下来。
  穿过小树林,到公园里,沿着小路跑了一圈,沈玲已经是香汗淋漓,已经跑够了每天的距离,于是,她便逐渐放慢速度。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凉风阵阵,散步消暑的人们逐渐散去。不知不觉间,已经没有人跟沈玲通路,她走进小树林,沿着熟悉的道路……突然,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过来,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只觉得腰眼一痛,接着一股电流传遍全身,眼前一黑,倒了下去!沈玲没有晕倒,尽管已经神志不清,却也还醒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她,得意的笑了。平时这时候应该还会有人经过树林,可今天不知为什么,人们散去的要比平时早很多,不然一定会有人经过。
  除了祈祷有人经过,沈玲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她浑身麻痹,想动动手指都不可能,想张嘴呼叫都办不到,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任意而为。「自己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虽然黑衣人只露出了嘴和眼睛,但看上去,感觉年纪不大,应该不会看上自己这么个半老婆子。」沈玲在想办法自己安慰自己,可眼前的事实却跟她所想的完全相反!黑衣人蹲下来,双手抓住沈玲紧身裤的裤腰,用力向下拉,紧身裤被拉到屁股下面,凉风吹过,她不自觉的收了收私处,显然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接着,黑衣人又抓住她T恤颈口处,用力一撕,竟然将衣服撕成两半,刚才出来时为了方便没有穿胸罩,这下倒是给黑衣人方便了!
  看见跳出来后立即倒向两旁的乳房,黑衣人如获至宝,扑到沈玲身上,张嘴就吸了起来!嘴里吃着一个不算,另一个也不放过,手里贪得无厌的揉捏把玩着,不一会儿又换过来,吃另一个。乳头被吸得生疼,沈玲心里害怕,但又似乎盼着他多吃一会儿,也许,这样就能放过自己,不进一步行动。但没多久,黑衣人就放过了沈玲的奶子,看着已经被自己刺激得充血挺起的两个白馒头,他伸手指拨了拨红豆般的乳头,便不再理会,而是放低了位置,抱着沈玲那白瓷浴盆一样的大屁股,低头亲上那乌黑阴毛下的阴户!
  「呃……」这个人肯定是变态!沈玲心里想着,刚才玩命吃自己的奶,现在又亲自己的阴户,舌头还探进自己阴道,这不是变态吗?但要命的是,刚才吃自己奶已经吸得自己心尖如同被抓起来一样了,就是因为害怕才岔过去,现在那火热的舌头在自己阴道里进进出出,自己根本忍不住,即便无法张大嘴喊出,却也从喉间发出含混不清的低吼,才让自己胸中闷气得以抒发。如果只是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结婚这么多年了,男女间不就那么点儿事儿吗?沈玲想到只要不把鸡巴插进自己阴道里,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老公也看不出来。
  「不行了,忍不住了,啊……」沈玲心跳越来越快,私处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和自己的心境完全相反!四肢身体还处在半麻木状态,这样一来,一波波的快感直接冲击着她那高度集中的精神,也幸好是四肢无力,不然身体只怕已经忠实反应实际感觉,那才是真的丢人,尽管没有其他人……可沈玲的反应并没有瞒过黑衣人,她一个哆嗦,一股阴精喷涌而出,正在她蜜穴上又舔又吸不亦乐乎的施暴者,被阴精淋了一脸,根本没有躲开。
  沈玲的欲火泻去一些,神智也恢复了片刻清醒,随即,满心羞辱懊恼惭愧之情袭来,自己竟然被人强暴而高潮泄身了,对方还只是用的舌头……「呜……」沈玲心中凄苦,哭出声儿来。黑衣人被她淋了一脸,并不在意,随手抹了一把,站起身,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沈玲。
  沈玲哭了几声,发现情况的异常,发现黑衣人正盯着自己私处,不知何时,他胯间竟然深处一条粗大的鸡巴来!大鸡巴十分粗壮,估计至少有二十厘米以上,而且,弯弯上翘,如一支扭曲的长矛,正在向自己示威!沈玲真的害怕了,她知道,这黑衣人要对自己「动真格儿」的,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动身体。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本来无法动弹的身体,竟然已经可以移动,虽然还是无力……黑衣人并没有急着扑上去,而是她退一步,就跟上一步,一步步逼近,沈玲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大,猛地一转身,竟然摇摇晃晃的爬起,准备跑!黑衣人两步跟上,稍一用力,就将她按在旁边一棵树上。沈玲拼命挣扎,但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实际上,她刚才爬起来都是因害怕瞬间爆发出的力气,如果不是黑衣人挤住,她随时会倒下去。用力分开沈玲双腿,黑衣人蹲低身子,将鸡巴用力向上挑,试图刺入进去。但由于角度问题,几次都没有成功,沈玲被他挤住,动弹不得,双手无力的向后挥动,黑衣人却根本没在意,只是有些不耐烦,突然双手抄起沈玲大腿,用力向上一提,同时身体向前向上一挺,大鸡巴正顶上那还湿漉漉的肉缝,瞬间,龟头挤开阴唇,顶入了进去!
  「哇……」粗大的鸡巴顶入了自己身体,阴道已经有充分的润滑,沈玲也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物的侵入,她还是有些吃不消,似乎下面每一寸空隙都被填满,密不透风,憋住了……鸡巴进入了,黑衣人放开沈玲双腿,沈玲身体自然落下,「呃!」鸡巴顶入得更深了!沈玲想挣扎,可身体根本不听自己使唤,黑衣人也突然发难,双手抱住她那不算纤细,但有肉不失性感的腰肢,发力的冲刺起来。「啪,啪,啪……」小腹和臀肉碰撞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每次撞击,沈玲都觉得像是一把大铁锤,在重重的锤击着自己脆弱的花芯!「嗯,啊,不,不要,畜生……」沈玲的声音含混不清,似乎在抗拒,可她每每将大屁股向后顶,都是在迎接着施暴者的侵犯!
  黑衣人每次侵入都非常用力,恨不得把自己都钻进去!他的鸡巴很粗壮,龟头像鸡蛋似的,血管凸起,如虬龙盘柱,挂在粗硕的棒身上,搜刮着沈玲的柔嫩的阴道壁,将里面的水不断刮出。面对强烈的冲击,沈玲每一寸神经都在经受着炙烤,梁卫东和她上床做爱,从没用过后入式,因为她的屁股很大,生孩子前就大,如果用后入式,老梁鸡巴不能算小,却也无法深入。生完孩子后,身材多少有些走形,屁股也越发肥大,后入式就更加没有用的机会。但今天,这个姿势被这个侵犯自己的混蛋使用了,而且,他的鸡巴还能完全深入自己的阴道,龟头竟然能够顶到花芯!
  被奸淫了一会儿,刚才电击造成的麻木已经彻底过去,可沈玲已经身心俱疲,她软软的趴在地上,如果不是黑衣人还不死不休的抱着她的大屁股肏个不停,怕是就真的趴下了!沈玲不是不想喊救命,可她却担心自己这么耻辱的样子被人看见,而且,随着黑衣人奸淫的时间越久,她心里对黑衣人似乎还有了一种期待……她自己也为自己这个念头羞愧无地。
  忽然,黑衣人动作越来越快,每一下都将沈玲撞得向前扑,每一次龟头撞到花芯都恨不得钻进去。「他这是要射精了!」沈玲当然明白黑衣人这种表现的意义,她不甘的扭动腰身,晃动本就硕大的屁股,可那动作分明是在勾引黑衣人的欲火!「呃……嗬……」黑衣人鸡巴一阵猛涨,膨大了一圈,生生将沈玲阴道塞满,沈玲打了冷颤,心中一阵悸动,随着一股灼热的精液有力的射入,她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整个天地都在旋转,咬碎银牙,一股冰凉的阴精也回泻了出去!
  黑衣人不甘的一边射精一边抱住沈玲,缓缓抽送,似乎要将这魂飞天外的快感持续下去,但这是不可能的。抽送了几下后,终于一动不动,牢牢的将沈玲抱在怀里,同时下体死死顶住沈玲下面,不愿分开,二人都大口喘着粗气。
  一阵凉风袭过,沈玲惊醒,侵犯她的黑衣人已经不见,下身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述说着刚刚经历的蹂躏!沈玲哭了,泪水无声的落下,她赤裸着身子,坐在树下,抱着双膝,埋头抽泣着。为什么这样的屈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自己只是出来跑步,怎么会这样呢?自己还有脸活吗?她想到了死!挣扎了几下,沈玲站起身,刚起来,下面一阵异动,低头看去,一股白浊如米汤的粘液从私处正往下流淌,淅淅沥沥的如一个小瀑布!竟然射进去这么多?随即沈玲更加羞愤。她移动几步,想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可裤子还凑合能穿,T恤已经被撕成两片。
  再看七分裤,也是脏兮兮的了……不过,裙子旁边的一个包裹吸引了她,很整齐,打开后,是一条裙子,和一个短上衣,还有一张卡片,几张照片。她穿上衣服,裙子有些紧,包裹着自己的大屁股,紧绷绷的,似乎一动就要炸开。上衣还好,可竟然是半透明的!不管怎么说,总比没的穿强!本来有死心的沈玲,被转移了注意力,暂时把自杀的事情忘了。她捡起卡片,上面有非常潦草的几句话:你身体的滋味真好,我上瘾了!
  我早了解了你家的情况,回去后等我消息,乖乖听话,不然,我把照片送到你所有邻居和同事家,你就是死了,你家人也没法做人!看看那些照片,沈玲如坠冰窖,眼泪再次无声落下,都是她的裸照,姿势说不出的撩人……她连死都不敢了……「我要是死了,老梁和孩子非被人家笑话死,连父母都要被笑话,我不能死!」捡起自己的裤子和T恤,和照片卡片一起包裹好,沈玲定了定神,强打起精神,向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