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两个温柔的男人
两个温柔的男人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两个温柔的男人 陈永仁的表弟其实比他还大差不多2岁,至于为什么反称呼表弟,我没问也不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从和他表弟那次出差,下机后被他强牵着我的手向候机厅走去时,我已经认定要有什么事发生。果不其然,在宾馆登记时他没和我商量就只定了间豪华套房。虽然我被他安排在套房中靠里面的一间,可我知道这只不过是象征性的事。在西餐厅我们就餐后,双双回到房间后,他要我先去洗了好休息,我只是看着他并没动,用眼光似乎在询问着他什么。他一阵尴尬后才说:“对不起,没和你商量就这样住一起了,如果你不同意还可以更改。”我回答的也很直接:“你是有意的,是吗?或者说你知道我不会拒绝这样的安排。”“是的,表哥说你温柔的性格不会让男人难堪,所以我、、、、。”天哪,在他们兄弟俩的面前,我就好象是一个可以随意欣赏的维纳斯。我知道了陈永仁已经将我和他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于是我接着说:“你也会把奖金先给我,然后再对我提出什么要求,对吗。”他的脸一下绯红了,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说:“不是的,不是的,但、、、、。”没等他说完,我就进了房,拿出我换洗的内衣去了浴室。洗浴完后回到自己的那间房,我没有关门,因为即使关了也没用,还是会被他敲开。果然,这个性格外向的男人,在他洗浴完后,来到我的房间,“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很喜欢你,不可能不得到你,希望你不要在意。”我眼神直直的对着他说“你知道了我和陈永仁的事了,对吗。”他肯定的点了点头。“那我即便答应了,你也会告诉他,是吗。”他没有虚伪“是的,他知道我很喜欢你,也知道我这次一定会得到你。”“你告诉我,在你们兄弟之间我算什么。”“我们会把你当成至爱,虽然不能一辈子相守,但我们会努力对你尽到应尽的责任。”“你再告诉我,我是你已经得到的第几个女人”“原来我是有过和外面女人接触的事,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在得到了你之后,我除了老婆不会再和要别的女人,表哥也对我这样说过。”说实话,他的话我信,因为他不是那种喜欢说大话的男人,就是他这句话让我一阵感动。迟疑了会,我背过身往床里挪了挪,腾开了给他的位置。我听到一阵匆忙的脱衣声后,他便急急上床来冲动的紧紧揽住了我,感到他那已经烁热坚挺的下体顶在我的身后,我没有回转身子问他:“真的是你们这样说的吗?”“是的,我们爱你,不能没有你。”我这才回过头来“你们是看上了我的人,可我对你说好了,我只能是给你们身子,不可能给你们心,虽然我的婚姻并不幸福,但现在毕竟还是个家,如果这种事让外面知道了,我不会饶过你们,一定会和你们豁出去的找个说法。”“你不要说的这么严重,你会知道我们是真的疼爱你,喜欢你。”“行,有这样的话我清楚了。”当晚,我毫不吝啬的给了一个女人所能给他的柔情,这个体力十分好的男人,尽情的在我的身上发泄着他的性要求,在被反复的折腾中当然也能感觉他是真的喜欢我。我俩几乎没怎么休息,两具没有灵魂的身躯在不需要掩饰的疯狂缠绵。我感到极度疲惫时,天已经泛着晨光。

  公务还是那样的顺利,他不断的说这是我带来的幸运。当我询问什么时候回去时,他诡秘的问我,如果我不在意,可能他的表哥从不远的城市来和我们汇合。“什么意思,你干脆直说了。”“你应该知道,表哥应该明白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还是要强调说,我们爱你,很在乎你,我坚信你不会对我们失望,我喜欢说直话,如果你不在意,是不是他可以和我们在这里见面,然后再一起回去。”犹豫了会,我只是提醒他是不是这样合适,得到的回答只是探询的眼光,不知道为什么我同意了。奇怪的是,当晚我们虽然还是合住在一张床上,但他并没有动我。原以为是这两天来他的体力消耗太大,随着陈永仁第二天下午乘坐飞机的到来,电话把我们叫到一个那座城市最好的宾馆,当我们走进标准很高的套间,看见那张我没见过的圆形大床时,我明白了。径直坐在那非常宽大的沙发上后我问:“再没有开别的房间?”陈永仁说不用了。“虽然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你们觉得这样好吗。”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后,还是陈永仁说话了“我想表弟一定给你说清楚了,我们并没有说大话,至于为什么这样安排,不瞒你说,是有出于刺激自己的想法,都到知天年的年纪了,享受人生也不光是男人的事,今年你也是30多的人,女人更是容易告别青春,加上你在外面时间也不短,虽说你和我们之间偶尔在一起,但我想说的是,只要不去影响你的哪怕是不美满的家庭,何况我们一定对你好,如果你不在意,我是想我们能三个人在一起体会真正的人生,毕竟我们当然也包括你,没有那种经历,当然,如果你同意,即使你不同意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你。”我看着窗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当时脑子里很乱,说没有那种好奇感,倒也不是,但毕竟没有经历过,虽然我在和他们单独房事时,感到身体的需要也还比较旺盛,但直接面对着两个男人,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能承受的了。可能出于对没经历的事有一些新奇感,加上我在这两个男人的面前,应该说再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抱着说不出的心态,我低声说:“你们没有经历过,我更不可能去经历,不要说得那么好听,实际上你们要的就是我的身子,这样变着法子来要,亏你们想得出来,但我必须先对你们说清楚了,我不能承受时一定要停下来,出了什么事你们谁也脱不了身,到时不要怪我告你们。还有,仅仅是这一次,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不用说,回答的当然是令我满意的话。到外面用完上等餐后,我们又到超市去了会,等回到宾馆后,我记得已经是晚上快10点半。洗浴还是在先后中进行的。当我最后洗浴完来到床边时,见到他们分躺在床的两边,意思当然是告诉我的位置所在。再没有什么顾及,要说的我已经表达清楚,也不用他们帮我除掉内衣,自己揭掉裕巾跨过陈永仁,我很乖巧的睡在他们的中间。到现在我也不会忘记,当我刚躺在这两个男人赤裸的身体之中那一瞬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接着我紧缩着身子趴在床上,双手交叉在胸前,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台灯被关灭了,漆黑的房间里安静得可怕,只能听见我们互相的呼吸声。这种沉静很快就被打破,他们先用手在我的背部由上至下顺着缓慢的抚摸着,原来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背部也很容易受刺激,在他们不停的抚摸里,我很快放松了自己的身体,紧抱着的手臂也开始松弛下来。他们在两边跪起身,把我翻过身来,嘴和手在胸前和小腹处舔着、滑动着,一切是那样的自然,没有象我想象的那样可怕,而且使我感到身心很舒畅。这时的我完全放松了身体,眯着眼睛柔情的看着他们,我愿意被这样的对待,能感觉自己的激情在升华,不知道为什么是反而我主动用手抓住了他们已经是胀得很大的阴茎,在我的手心里转着、挤捏着,他们坚硬的阴茎在我的手里面抖动,我们都开始喘着粗气,我捋他们阴茎的速度在加大,也尽量在使着劲。这时的他们开始已经不能自持,陈永仁先从我手里摆脱开他的下体,跳到床下,把我的上身用力拉在床边,取掉我的发卡,理顺长发后,让我的头垂在床沿下,他俯下脸来对我说:“爱,今天让我们死也死在一起好了。”我以惺忪的眼光看着他,微微的点了点下颚,抽回那只还抓住他表弟下体的手,双臂舒展在身体的两边。他的表弟这时分开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肩两旁,趴在下面用手拨弄我的阴蒂,我偶尔的扭动着腰身,酸麻的感觉由下身开始在慢慢的蔓延,呼吸渐渐急促,而陈永仁把他的阴囊夹在我的鼻腔上磨擦,双手挤弄着已经感到发胀的乳房,我知道,真正被这两个男人折腾开始了,我自己说不出当时是什么感觉,好象是渴求又好象是被玩弄的妓女,但不论怎样,我实实在在的在这种时候需要他们,哪怕是死在他们的怀里。很快在被他们的对待里,我完全软得不行,只得一只手向下面推住他表弟的头,另一只手用劲捏着陈永仁的阴茎前端,不让他的阴囊再在我脸上磨擦,过了好一会我终于能舒了口长气才缓过气来。“没事吧?”陈永仁问我,“现在好了,你们再来,没事了。”我丝丝细语的回答。长枕头被放在圆床边,我被他们抱在上面仰面再躺下,整个身子被立放在长条枕头上,头仍然被垂在床沿下,只是前身被更突出在他们的眼前,乳房被托起得更高。陈永仁已经去到我下身,他表弟没有象他那样用阴囊压在我脸上,直接在我被托起的乳房上吻着,应该说是啃着,这样多少使我有些胀痛,但也没可能顾及。陈永仁的中指慢慢插进我阴道,转着在里面慢慢滑动时,拇指轻轻挤压着阴蒂尖,下面的体液在渐渐增多,阴道开始有麻麻的酸楚。我大声喘气,呻吟也开始急促,他们知道想要了。陈永仁的手指不再继续,他猛的把我横拉在床边,用手把我的大腿压向我胸前按着,他粗大的下体使劲插了进来,没等我回过气就开始了速度极快的顶撞,他表弟在我头后配合着他抓住我的双脚,任由陈永仁疯狂的对我挤撞,一阵下来我连骨头都酥软了,急促大声呻吟,可能陈永仁有要喷的感觉,他喘着粗气猛的拉出来,我还没回过神,他表弟急急松开我的双脚,接着又插了进来,重复着比陈永仁更大力而更快的动作,我已经记不起他们轮换了几次,在这两个男人激情的反复对待里,我早已是乱泥一团,好象连出气的气力也没有,胸口憋得好似难受又有那种从未有过的那种彻底的释放。他们没有将精液喷在体内,但身子前面满是那粘乎乎的液体。我不可能来清洁自己,他们先用纸巾简单帮我擦了擦,才一起抱我去卫生间冲洗,把我重新放回床上后,没想到他们竟然是那么好的体力,他们的下体又开始坚硬的举起来,我提出再等一会,如果继续这样长时间阴部被那样激烈的磨擦,事后下面一定不会好受。他们接受了我的说法,但不能支持的他们耳语了几句后,由他表弟一把将我横抱起来,快步走到那个有宽大靠背的沙发边,我整个身子又被他横放在靠背上面,腿垂在靠背的两边,阴部是那样暴露无余的直接突现在靠背上,我清楚,象这样虽然不会由阴道来接纳他们,但又一轮没经历过的激情要开始了。果然,陈永仁马上到我下面,用手向上抹了抹我本不多的阴毛,按住两边的大腿根,舌尖先挑逗了会阴蒂处后,慢慢向小阴唇转着来刺激,他表弟却是专意着在已经感到有点胀疼的乳房上揉搓、吸舔和挤弄着,这时我虽然又开始昏眩,但还是有想要的感觉,便任由他们这样的摆弄,明明知道在这两个男人的面前我就象是他们的玩物,但我却愿意给他们。身子骨没一会又是那么的酥软,阴道里又开始不断的流出体液。他们一直这样弄了不短的时间,还是由他表弟把我抱下来,没等我站住,他在身后分开我的双腿一把给我端了起来,回身靠在沙发背上,陈永仁立刻走来我身前,面对着我扶住他自己的阴茎,让我看着他坚硬的阳具,在我阴道口上磨擦几下后,用劲扎了进来。以前给男人但从没直接看见男人是怎么来尽男事,可这次我是第一次眼睁睁的看着男人那粗大的下体在我的下身进进出出的抽动,可以这样说,我当时真的疯了似的,随着他抽动的节奏我有主动配合的意识,时而用手指夹着阴茎随着他的动作,时而去舔他的小乳尖,不时回过脸去咬住他表弟的耳垂,我真的不希望他停下来,他是尽力了,汗水不断的在流,抽插的速度在慢着,我知道他累了,回过头对他表弟说:“你来,我喜欢这样来对待。”他们换了位置,我紧紧抱住他表弟的腰身,随着他的节奏把他往我身前拉,这时的我已经没有是他俩玩物的意识,更没有他们是我老板的那种感觉,就好象他们是我雇来的性安慰者,我们一起疯狂,共同在体味人生的愉悦,我们毫无顾忌的在激动中忘乎所以,我一边呻吟一边喃喃的哼出声“用力,大力点。”他表弟终于禁不住喷了,在我下体里强烈而有力的喷着,阵阵暖流洒向我的爱的深处。完了事,包括我自己也不愿意再想去清洁身子,我们没再回到那张大床上去,而是一起滑落在沙发边,互相纠缠在一起慢悠悠的彼此抚摸,等我稍微感觉好点,自己却去主动压在他们的身上,来回换着含着他们的阳具。作为一个从没有对男人主动过的女人,当我能象这样坐在这两个男人的身上时,才真正感觉到有了那种超脱的感觉,似乎再不会觉得自己仍旧还是柔弱的女人,此时此刻的我已经解开了那本不应属于我们女人的自锁:我的身体是他们的,但他们的身体同样是属于我的,我们女人和那些男人一样,需要的是彻底释放自己。毕竟原来没经历过如此长时间的剧烈,更何况我所面对的是两个壮实男人,心里虽然舒畅,但身子真是感到很疲倦,尤其是双腿,酸楚无力的不想走动,他们一样也累,我能想象他们付出的体力是没有过的。